寻找前世姑娘想起前世的一切和情郎崩溃大哭

星座运势 摘星工厂星吧 310
第一种是专业人士帮你去看或者带你去看,风险较大;第二种是靠自己,一定程度可以在梦境中回溯自己的。

《寻找前世之旅》的作者是抄袭的吗知乎

部分句子是抄的,详情见http://baike.baidu.com/view/638841.htm
不过,这个大致的构思都是作者vivibear自己想的,准确的说,那也不算抄袭,只能说是借鉴而已。只不过,被一些心怀叵测的人说成是抄袭。我个人还是比较喜欢vivibear的。

寻找前世之旅2电视剧

这个问题我读了半天,是司音想念叶隐。OK?

 

我想你要找的就是这个。

 

寻找前世之旅番外——宿命的开始(司音) 意大利,罗马。
今天又是阳光灿烂的一天。他刚从睡梦中睁开眼睛,肋下就开始隐隐作痛。他伸手捂住了痛处,唇角微微勾起了一丝奇异的笑容。
她,又一次轮回转世了。
这次的地点是在--------
门外响起了轻轻的扣门声,随着一声门响,一个大约七八岁的金发男孩走了进来,“师父,您的早餐已经准备好了,等会儿您。。。”
“飞鸟。”他低低地开了口,“我们很快就会离开这里。”
“离开这里?”被叫做飞鸟的男孩惊讶的睁大了眼睛,“那我们去哪里?”
他的异色眼眸内闪烁着谁也看不懂的光芒,“去------中国。”
八年后。
中国,某城。
在这个茶馆多如雨后春笋的城市中,也不知不觉的多了一家新开的茶馆。
这座茶馆并没有特别,古色古香的风格也不算什么特色,倒是茶馆的名字颇让人回味。
前世今生。
过了新年之后,肋下痛得越来越厉害了。他知道,接她的时候还是到了。
这一世的她,会以怎样的样子出现在他的面前?想到这里,他的心里也不免有了一些好奇。
想起上一世那个骄横跋扈的少爷,他的嘴角边不由泛起了一丝苦笑。
“飞鸟,你好好待在这里,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,应该是不会有委托人出现的。”
“师父,您要出远门了吗?”
“我要去接一个人。”
她所在的城市里这里并不远。
所以,在他到达那座儿童福利院的时候,天色还尚早。
“做错事就要承认,告诉老师,这些花到底是谁拔的?”一位年轻女子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。
他觅着声音找去,在一个花坛边发现了声音的主人。在年轻老师的周围,正围着两个七八岁年纪的小女孩
“老师,不是我,是燕燕把兰花拔掉的,是我亲眼看见的。”一个略矮一些的小女孩忽然抬起了头,声音响亮的回答道。
他的心里忽然猛的狂跳起来,是她,那个小女孩,就是她!就是这种熟悉的感觉,仿佛是找到了身体的一部分的感觉。
“小叶子,你说的是真的吗?”老师半信半疑地又问了一句。
“嗯,如果我说谎话,就让我吃不到明天中饭时发的大苹果。”她圆圆的小脸上一双乌黑的眼珠滴溜溜的直转,灵动可爱。
“燕燕,你怎么能这样呢,跟我过来。”老师显然完全相信了这个誓言,开始指责起旁边的小女孩。
“我,我没有。。”那个小女孩怯怯地哭了起来,哭哭啼啼地跟在了老师的身后。
看着两人远去,那个叫做小叶子的女孩拍了拍手上的尘土,得意地笑了笑。
“其实,那些花是你拔的吧。“他的声音显然吓了她一跳。看她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,他忽然觉得有些好笑。
“你,你怎么知道?”她呆呆地问。
他的眼底掠过了一丝笑意,毕竟还是个小孩子啊。他蹲下了身子,道:“看,你的指甲里都是泥,”他又闻了闻,“还有一股兰花的香味,而那个女孩的双手干干净净,自然不可能是她做的。”
她的嘴张成了一个”O”型,“你好厉害哦,”她忽然诧异地盯住了他的眼睛,“你的眼睛好奇怪啊,你是---妖怪吗?”
他忍着笑,脸上却依旧没什么表情。
“你说呢?”
“妖怪我也不怕,因为你是个很好看的妖怪。”她愉快地笑着,又伸出了自己的小手,“妖怪先生,我可以摸摸你的眼睛吗?”
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点了点头。
她细软温暖的小手轻轻地覆了上来,充满好奇的抚摸着他的眼睛。他只是闭着眼,心里却微微泛起了一丝疼痛,她不会知道,惩罚的命运之轮,又一次转动了。
“跟我走吧。”他缓缓睁开了眼睛,望着那张可爱的小脸。
“我不去。”她干脆地拒绝了他。
“为什么?”这个回答出乎他的意料。
“我不要做妖怪。”
“那就算了。”他冷冷地站起了身,装做不经意地说道,“本来还想带你看看我们家门口的苹果树。。”
“苹果树?”她的眼睛立刻睁圆了好几倍,“那是不是有很多苹果?每天都可以吃很多苹果吗?”
“当然。”他淡淡地回答。
见她正在做妖怪和每天可以吃大苹果的抉择间痛苦挣扎着,他决定来最后一招,“我看我还是再去问问那个燕燕同学,也许她有兴趣跟我走,,不如。。”
“我去!”她终于下定了决心。为了每天吃到她最喜欢的苹果,做妖怪也认了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“哇,你看,你看,好蓝的天,好多好多白云啊。”在飞机上,她一直不停地大呼小叫,在大家异样的目光注视下,他恨不能捂住她的嘴,让她安静片刻。
“你能不能安静一会,还有,我不是说过,从现在开始,你要叫我师父。”他放下报纸,伸手揉了揉发麻的太阳穴。她简直比之前的小雷还吵一千倍。
“可是,我从来都没有坐过飞机呀,也从来没有看过那么近的白云。”她的目光还停留在窗外。
从来没有?他的心里微微一动,放下了手中的报纸,从前的她,不就生活在。。
看着她阳光般灿烂的笑容,他的唇角微微扬了起来,从她轮回转世以来,这恐怕是------最容易带走的一次了。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“小叶子呀?”
“我是说你的全名。”
“哦,可爱的小叶子。”
“这是全名吗?”他的眉微微皱了一下,心里又有些好笑,“以后就叫叶---”他顿了顿,“叫叶隐吧。”
“为什么?我不喜欢。”
“那还想不想吃苹果了?”
“啊。。。那好吧。。”
“飞鸟,飞鸟,快点告诉我嘛,这次你真的见到英法战争时的黑太子了吗?他真的一直穿着黑色的盔甲吗?他帅不帅?”听见她熟悉的声音,他微微挑了挑眉,她又在缠着飞鸟了。仿佛成了惯例,每次飞鸟完成任务回来,她都要问个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。
“马马虎虎吧,不过还是不及我的十分之一。”
“别臭屁了。”
“哈哈!”
她和飞鸟相处极其融洽,这并不出乎他的意料。
在很久很久之前,她和飞鸟不就是经常这样。。。
有多久了?久的------他已经快记不清了。
“小隐,过来。”他的话音刚落,就看到了预期中扭成一团的小脸。
“师父。。。”她的嘴不自觉地撅了起来,不乐意地走到了他的面前。
“召唤中等灵的法术,你做一次给我看看。”
“啊-----”
“厄------”
“现在就去练习。”
“可是-----师父,已经很晚了。。”
“练习完了再去睡觉。”
“。。。”
已经是半夜了,他一直站在窗边,静静地看着她在院子里一脸哀怨地练习着,庭院里那棵桂花树很不幸的正好做了牺牲品。
明明不是相同的容貌,不是相同的人,却为什么觉得这一世的她,和之前的她是如此相似。。。
一阵微风吹来,黑色的长发随风飘扬,轻柔的月光温柔漫过了他淡紫浅银的异色双眸,掩藏了眸中不小心流露出来的一丝伤感。
一个熟悉的身影悄悄地接近了桂花树,尽管压低着声音,他还是很快就听出来那是飞鸟的声音。
“小隐,看我给你带了什么?”
“哇咧咧,是湖畔居的熏鱼!飞鸟,你真是个大好人!”
“嘘。。小心让师父听见,还没练习完吗?”
“师父他早睡了吧。。就快练习完了,刚才试了几次,就快成功了。”她一边说着,一边往嘴里塞着熏鱼。
“慢点吃,小心噎着。”
“嗯,嗯,还是飞鸟最疼我,师父好狠心。。”
“师父他,也是为你好吧,你不是也很想早点出任务吗?”
“我看师父每天都是一副有人欠了他很多钱不还的表情,怕怕。”
“呵呵。。”
欠钱不还的表情?他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脸,真的有这么夸张吗?嘴角微微扬起,但只是那么一瞬,很快地,又恢复了原来的神情。
欠了钱,还了就是。
而有些东西,却是要还------生生世世。
不知何时是尽头。
飞鸟很快又去了下一个委托人所在的地点,少了飞鸟,茶馆里似乎也清静了不少。
与往常一样,他在房内喝着绿茶,看着报纸,刚看到第二版的时候,房门一下子被推开了。
是她。
他略带诧异地望着她,一时也不知是怎么回事,平时她似乎很少主动来他的房间。她满脸通红,神色奇异,仿佛有什么要说,又不知该怎么开口。
“怎么了?”
“师父,,我,,我。。”她手足无措,几乎要哭了出来。
“到底怎么了?”他轻轻放下了报纸。
“我,我,那个,,那个,,”她支支吾吾地往墙边缩去,“我。。”
他疑惑地正要问什么,目光忽然停留在了她裤子上的污迹上,猛的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。
怎么忘了,她已经十四岁了。。
他和飞鸟都是男人,根本不会和她说这些事情,而她也只是似懂非懂,难怪第一次这样要手足无措了。
“小隐,你先乖乖在这里待着,换条干净的裤子,我出去一趟。”他赶紧起身,现在在这里能照顾她的也只有自己了。
虽然戴着超大墨镜,但在超市挑选那样东西的时候,他还是感受了前所未有的压力。一向镇静的他也不敢多看,只是胡乱挑了一些就匆匆离去。
回到家,好不容易等她收拾完,他才松了一口气。
“师父。。”见他走进房间,她忽然脸一红,用被子遮住了自己的小脑袋。
“怎么了?”他不知她又要搞什么把戏。
“师父,我没脸见你了。。我今天好丢脸。。”她在被子里发出闷闷地声音。
“丢脸?”他微微一愕,眼眸中掠过了一阵笑意,“这是每个女孩子成长的标记,有什么丢脸,只有这样,才说明小隐长大了。”
“我知道,以前也听说过了,可是---轮到自己就不一样,刚才真的吓死我了,居然跑到师父这里来求救了,真的好丢脸。”她继续蹂躏着被子。
“原来,小隐也有怕丢脸的时候?”他终于忍不住笑了笑。
她早就憋地喘不过气来,在忍不住掀开被子的一瞬间,正好看见了他的笑容,不由愣在了那里。月光恋恋的顺着他的黑色长发滑落,留下一片晶莹的色泽,他的微笑在月光下里犹如一块水晶,折射着五彩的光芒。
“师。。师父,,,”她结结巴巴的指着他,“你,你笑了。”
他略略犹豫了一下,就迅速敛起了还来不及展开的笑容。
“时间不早了,你也早点休息吧。”他顿了顿,又道,“记住,这段时间不能喝凉水,也不能吃辛辣的食物。”
“嗯。。”她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。
见她痛苦地皱了皱眉,本该起身离去的他还是停顿了一下脚步,“哪里不舒服?”
“嗯。。”她那身子蜷成小小的一团,“肚子好痛。。。师父,有没有止痛药?”
他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发,“这也是正常的现象,止痛药是不能随便吃的。”
“可是。。真的痛得要命啦。”
他的心里忽然轻轻一动,她居然在不知不觉地对他撒娇,在他的记忆中,这似乎还是第一次。
就算在很久很久以前,她也从来不曾。。。
“把你的手给我。”他重新坐了回来,握住了她的手腕,就使用一次那种力量吧。这对他来说,并不算是什么,不是吗?
“师父,你好厉害啊,真的不疼了。。”她闭着眼睛,嘴角微微抿着笑。
“那就快睡吧。”他的声音里不带着一丝情绪。
也不知过了多久,就在他以为她早已睡着的时候,却听见了她的低语。
“师父,谢谢。”
他只是微微一愣,“要感谢我就好好练习那些通灵术。”
“嗯,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“那就好。”
“师父。。”
“什么?”
“你笑起来-------真好看。”
“快睡吧。”
“晚安,师父!”
看着她以最的速度昏睡过去,他那异色的眼睛里隐约闪烁着伤感,一声轻不可闻的叹息逸出嘴角。
自从那次的特殊事件过后,他明显地感到了她的转变,对着他的时候,她的态度中似乎更是多了几分亲昵。
不过,他却什么也不能改变。
甚至,比之前还要严厉。
“小隐,昨日教你的占星术,你重复一遍。”星空下沐浴着夜色冷风,他那冷冷的声音,仿佛也沾染了夜露。
“嗯,我知道啊,占星术起源于古美索不达美亚人。。”出乎他的意料,她竟然全部背了下来,这在之前好像是不大可能的事。
“师父,我说得对不对?”她笑得格外得意。
“回答正确是应该的,有什么值得沾沾自喜。”他淡淡地注视着她,月光下,她的睫毛形成了一片暗色的投影,微微翕动着。这样的笑容,令他忽然想起了很久很久之前的她。。
“师父,你是什么星座的?对了,我从来没看见师父过生日,师父的生日是哪一天?”她一连串的问题令他有些好笑,生日,星座?这些对他来说仿佛是很遥远的记忆了。
“师父,你说嘛。。”她不依不扰地问着。
被她缠得没有办法,他只得随便说了一个日子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转眼就到了细雨蒙蒙的四月。
与往常一样,清晨起来时飞鸟已经替他砌好了上好的绿茶。自从来到了中国,这几乎已经成了他的习惯,这种清淡的茶水,比起浓郁的咖啡更适合他。
“小隐呢?”他抬起眼眸,今天早上要学收灵术,她难道忘了吗?
“她,她一早就出去了。”飞鸟的神情似乎有些奇怪。
  他微微皱了皱眉,这个孩子,又偷懒了。才好了几天,又故态复萌了。如果不早一点学成,就不能完成任务,也就不能。。
想到这里,他那一向冷静的心里也泛起了一丝淡淡的怒意。
“顺便她吧。”他站起了身,走出房去,没有留意到飞鸟脸上欲言又止的表情。
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她还没有回来。
直到时钟敲响了八下,她才风尘仆仆地从门外闯了进来。
“师父!”她的脸上虽然满是尘土,却是掩饰不住得兴奋。
他冷冷看了她一眼,什么也没说,转身就进了房间,关上了房门。只留下了完全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她呆呆地站在那里。
“师父。。”飞鸟上前敲了敲门,“其实小隐她不是故意偷懒,她是去。。”
“不用再给她找理由了。”他走到窗前,凝视着院子里的桂花树,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今天会这样的烦躁,到底是在担心什么呢?是担心时间不够,还是担心。。
“吱--------”锁着的门忽然被打开了。
他微微一愣,望着出现在门口的她,“没我的允许,你怎么能进来?”
“师父,你忘了吗?开门这样的小法术对我来说是小意思啊。”她笑嘻嘻地走了进来,从身后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罐子,递到了他的面前,“师父,礼物。”
“礼物?”他也有些困惑。
她眨了眨眼睛,“师父,你忘了吗,今天是你的生日呀。”
他这才想起来,上次胡乱说的日期好像就是今天。没想到她一直记着,还。。
他接过了罐子,轻轻打开,一股清淡的茶香迎面而来,是-------茶叶。
“师父,喜不喜欢?这是正宗的明前茶哦,我去替你泡。”她又顺手拿了过来,蹦蹦跳跳地跑到了厨房。
“师父。。”见她去了厨房,飞鸟犹豫着开了口,“小隐知道师父喜欢喝茶,又知道今天是师父的生日,所以一大早就去了乡下的茶山,去买了那里的明前茶,所以才会回来这么晚。”
飞鸟顿了顿,又道,“其实如果不是小隐和我说,我也不知道师父的生日原来是今天。不过,小隐这丫头好像是头一次起的那么早呢,平常怎么叫也叫不醒她,看来还是师父您。。”
听着飞鸟的话,他的异色双眸中平静无一丝波澜,只是嘴角微微地抿了起来。控制着呼吸的频率来压抑胸口那突如其来的莫名的疼痛,但,依然淡淡地微笑。
她的一切,他曾经以为自己已经淡忘。
但,很多事情,即使是闭着眼睛也无法忘记的,岁月的烟尘一点一点落入生命,凝固起来,抹不去,刮不掉。那些不经意的瞬间,光影交错的片刻,挥手消逝的时光,被捕捉下来后用油墨加以沉淀后却加深了颜色。
如果可以,有时他真希望她从来就不曾诞生在这个世上。
或许这样,就能摆脱这生生世世的宿命轮回。
“师父,茶泡好了,这可是我第一次泡茶,你一定要全部喝完哦。”她乐滋滋地捧着茶杯走了进来。
他点了点头,顺手接过了那杯茶。
“师父,小心烫。”她惊讶地看着他毫不在意的接过了滚烫的茶杯。
他望着杯中的茶水,碧绿的茶叶在清澈的热水中缓缓升腾,形成了一缕袅袅的水雾。低头,轻饮了一口。
“师父,好喝吗?”她一脸期待地望着他。
“好喝。”他的声音仿佛也弥漫了一层水雾。
看着她的笑容,他又喝了一口,这应该是------他喝过最苦涩的茶叶了。心里不由轻叹了一声,这个傻孩子,一定是上当买了劣质的茶叶,算了,今晚就让她高兴一下吧。
“师父,你喝完我再给你泡哦。”
“-----不用了,我怕睡不着。”
“哦,那明天早上我给你泡。”
“不用------”
“师父,你别客气了,反正要把这些茶叶全部喝完哦。”
“。。。好。。吧。”
他在心里苦笑了一下,看来,这段时间。。。
“师父,生日快乐。”她的眼睛弯成了一轮月牙,“以后师父的每个生日小隐都会送礼物哦。”
他没有说话,只是紧紧握着那烫手的杯子。
“师父。。”
“小隐,师父有些累了,谢谢你的礼物。你们也早点去休息吧,明早还要学收灵术。”他轻轻打断了她的话。
她看了看飞鸟,又点了点头。
“那师父早点休息吧,晚安。”在门关了一半的时候,她又露出了半个小脑袋,“师父,晚上做个好梦哦。”说完,顺手替他关上了灯。
许久,他一直坐在黑暗当中,外面透明的月光落在他的脸上,虚幻而朦胧。
他脸上的表情很温和,眼睛闭着,嘴角带着笑,似乎是睡着了,又似乎是有人轻轻一推他就会睁开眼睛。
仿佛有什么湿润的东西顺着他的眼角无声地渗了出来,又很快消失不见。
如同那不可避免的宿命轮回,
于无声中来,
--------也于无声中去。

寻找前世

寻找前世之旅抄的谁

**《寻找前世之旅》的作者Vivibear被指控抄袭了200多本其他人的作品**。具体的抄袭内容被指出,包括小说中的很多情节、人物、故事背景等都是抄袭其他作家的作品,甚至包括汶川地震的祭文也被拿来作为自己的作品使用。因此,根据这些指控,Vivibear被认为是一个抄袭者。

也许您对下面的内容还感兴趣:

热门阅读: